“一带一路”64国最新风险监测结果发布

华克山庄: 发布时间:2015-08-3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整体风险水平较高,由低至高按1至9级的风险评级显示,这些国家均值为5.54,其中,风险为5级的有20国,风险为6级的有13国,风险为7级的有10国。

 这是我国唯一的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企业发布的最新风险监测与研究成果。

 中国企业走出去必然面临着风险,如何防控风险?北京工商大学教授王绪瑾建议,政府不要包揽太多,要发挥保险在市场经济中转嫁风险的作用;对于企业而言,保险意识要跟上,不能过于依赖政府。

 政局及政策易变多变

 从中国信保的监测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风险集中在政治、经济、运营环境和经贸合作风险方面。

 在政治风险上,部分沿线国家政治与安全局势持续动荡,地缘政治风险依然较高,在大国势力和多重政治经济利益掺杂的情况下,一些冲突仍没有出现缓和迹象,地缘政治风险仍将主要集中于西亚北非与中东欧地区。还有部分沿线国家政局稳定性不足,政策易变多变。比如斯里兰卡,我国已经成为斯里兰卡最大的外部援助和投资者,但绝大部分项目都是在前总统任期内签订。大选后新政府要重新审核这些项目,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中国信保有关负责人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具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和战略价值,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乃至中东欧都是大国争相投射影响力的焦点区域,外部力量是否会影响甚至干预相关项目的实施,这种不确定性提高了沿线国家的风险水平。

 在经济风险方面,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明显,经济增长动力有待提升,长期稳定的投资与商业环境难以形成。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地缘政治冲突及政治与安全因素对经济发展的直接影响将更加突出,西亚北非国家中表现相对明显,叙利亚、也门、伊拉克等国也受到严重影响。诸多东南亚、南亚、中亚国家经济增速结构性放缓的难题依然突出。部分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难有保证。

 在运营环境方面,部分沿线国家基础设施不健全,政府行政效率不高,投资环境有待完善;部分沿线国家法律体系尚不健全,实行情况较差,司法独立性还难以完全保证,法律风险突出。特别是众多沿线国家处于东西方多个文明交汇的地区,宗教矛盾与冲突、民族与种族的矛盾与冲突呈现易突发、多样性、复杂化、长期化的特点。部分沿线国家政治经济发展转型压力较大,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国内矛盾易转化为排外情绪。

 经贸合作方面,沿线国家以产能合作、经济走廊建设、自由贸易协定(FTA)和投资保护协定谈判,以及新的多边金融机构的初步建立为标志的经贸与金融合作已经起步。但是,鉴于政治体制、经济发展、产业结构、意识形态、宗教学问等方面的诸多不同,实质性合作仍将任重道远。

 跟踪重大海外项目180个

 作为国际通行的支撑本国企业海外投资、贸易的金融工具,近年来,出口信用保险发展迅速。据统计,仅仅是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信保已承保我国出口、投资、承包工程的规模累计已达到5348.71亿美金,支付赔款16.25亿美金。今年上半年“一带一路”项目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承保金额同比增长407.1%,海外投资保险承保金额同比增长35.4%,短期出口信用保险承保客户数增长25.6%。

 这位负责人先容,出口信用保险主要为企业在海外投资中,由于海外买方破产、拖欠,发生战争、暴乱、主权国家违约、汇兑限制等原因造成的信用风险提供保障,弥补企业的收汇损失。通过为企业提供收汇保障、风险管理和融资支撑,帮助企业提高抵御国际市场风险的能力。

 自习大大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以来,中国信保积极参与了政府部门有关“一带一路”战略具体规划编制和政策支撑体系建设,先后参与了中蒙俄经济走廊合作规划编制、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重点国别规划、“一带一路”国际能源合作专项规划等工作。

 同时,积极完善“一带一路”战略的信用保险服务机制。中国信保成立“落实‘一带一路’战略领导小组”、“一带一路”项目审查小组,建立了重大项目运作管理体系及“一带一路”战略专项评审机制。目前跟踪的重大项目有180多个,涉及铁路、电力、电信、船舶等行业。

 在风险保障方面,中国信保对出口买方信贷保险、海外投资股权保险、买方违约保险等产品进行修订,优化升级了基础费率体系;根据市场需求,推出了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项下的小额承保模式、特险业务领域的政治风险统保模式等多个全新的风险保障模式,积极探索为企业制定个性化的承保方案。

 准确把握“一带一路”建设的风险状况,从而帮助企业识别和计量国别、行业、买家和项目风险,筛选交易和合作对象,完善风险应对措施,中国信保还集中专业力量,搭建综合信息服务平台。

 目前,中国信保设立了“一带一路”64国风险专报及行业报告,为企业提供风险预警以及风险管理咨询、培训。

 行业企业风险各不相同

 除了国别风险外,不同出口行业和企业群体,面临的风险也各不相同。

 该负责人表示,船舶行业在国际金融危机后出现了降低预付款比例的趋势,国内船厂在建造期普遍面临业主弃船风险和巨大的资金缺口;当前国际工程承包、大型成套设备出口领域的国际竞争中,融资条件已成为重要筹码。很多海外业主对承包企业提出了融资需求,一方面要求承包商提供更大的融资比例,尾款占比提高;另一方面,又要求融资期限延长,放宽还款期。

 此外,企业走出去过程中,盲目使用国内通行的规则,也出现了不少失败的案例,如何防控风险?

 对此,中国信保建议,企业签订合同时,应仔细审核买方发来的格式条款,并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贸易术语、支付条件、质量异议期、争议解决方式等重要事项,必要时加入“所有权保留”、买方股东个人担保、第三方担保等条款。与部分国家买方签署的合同应当保留双方签字和盖章的正本,如俄罗斯法院要求证明贸易关系的文件均为正本。

 在规避汇率风险方面,如果以出口当地市场为主,可以通过本地化建厂规避风险,也可以利用套期保值、用人民币或当地货币结算,及通过买方的境外关联企业以美金结算等方法。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国家任务重于泰山。”这位负责人称,今后,中国信保将对“一带一路”重点国家和重点行业,特别是东南亚、南亚、中亚地区加大研究力度。同时,加快完善“中国视角”的风险评估模型,构建国家、行业、买家三位一体的评级体系,继续发布国家风险参考评级、ERI贸易风险指数,完善主权信用评级体系,为企业提供更全面、更可靠的风险评估参考标尺和基准。

 中国信保还将进一步强化理赔服务,提高定损核赔的科学性、合理性,提高理赔“绿色通道”的服务效率,并进一步完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追偿渠道的建设和开发,充分利用国家整体市场开发机制、一揽子项目合作的吸引力,以及不断增强的海外追偿能力,加强与相关国家债务处理合作,有效震慑海外不良买方,减少买方恶意拖欠的可能性。

 王绪瑾认为,今年上半年,出口信用保险对我国出口的渗透率为17.8%,与出口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目前,有的项目是政府部门主导谈判,企业的风险意识和管理体制急需改变,而政府对于保险的认识也需要增强。

(法制日报记者 辛红)